figo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夏      雨
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… 明前茅尖

      遥闻远山有惊雷,
      可是渡劫仙?
      骤雨又歇,
      落叶枯枝,
      放眼满地狼藉。
      车流渐如初,
      雷泽苍生万物苏。
      浮光又跃层云,
      沮水之滨,
      长江两岸,
      己是江天几万重。